發布
登錄 注冊

養花日記

我的養花日記 默認類別
搜索

大地上的花草

打碗碗花

我幼年時在農村,所熟悉者野地,所習見者野花野草。野花中,最愛者莫過于打碗碗花。

在村莊周圍的荒野之地,雜草稀疏之處,此花三五作伴,零零落落,其狀如碗,酒盅大小,顏色為淡粉與純白相溶。

它的枝干矮小、細弱,葉稀,花未開時人易漠視。待其花朵如小號一般仰天吹奏,迎風搖曳,花中滾動著幾顆朝露,荒原上便頓時鼓足了精神,似一群嬰兒眼波流盼,含笑嬉戲。

打碗碗花猶如一群野外玩耍的村童,開心之際,笑語喧嘩。亦好比鄉村純樸的少女,居貧家,著粗服,使人頓生憐愛之心。它們不像城里的妖冶女郎,袒胸露溝,媚眼香腮,白腿玉臂,周身洋溢著擋不住的情欲。

打碗碗花使人寧靜,感受到歲月的平凡,故能使人常記不忘。

花的顏色

我常常想,花的顏色是哪里來的?河畔上那一片繁星似的的黃花,高不過尺許,花兒只有小指頭那般大小,可是它的那種嫩黃,無論用什么樣的顏料,都不肯能逼真地把它們描摹出來。同樣,鄉間馬路上的叢叢馬蓮,它們盛開時淡藍色的花朵,那種如思緒般的若有若無,也是難以描繪的。

我觀察過,凡野花,黃者居多。無論是野花野草,它們的分布都是有規律的。蒲公英長在河邊,山丹丹藏在山間,艾蒿固守在梁上,蘆葦分布在灘灣。一個地方長這種花,而不開另一種花,是否它的土壤里飽含著這種花的顏色?否則花朵為何年年都會重復這種顏色?

屋頂的青草

小時候,我家的屋頂沒有隔塵,椽檁裸露,一片漆黑。每年冬天,戶外大雪紛飛,寒風呼嘯,戶內沒有爐火,屋頂披滿冰雪。惟有灶膛上方,熱氣蒸騰,沒有白色。

有年冬天,就在這片地方,忽然長出一株青草。這株草頭朝下垂掛著,漸漸茂盛起來。它的顏色不是墨綠色的,而是淡黃的,就像一個缺乏奶水的幼兒。

那年,我正復習功課準備考大學。夜晚,我突然看見了它剛長出來的摸樣。那一刻,我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,人不管是頭朝上還是頭朝下,都得好好活著。即便在嚴寒的日子,只要有一絲溫暖,就沒有理由不伸莖展葉。

井邊的車前子

我家的院子有口井。去年,井邊長出兩株車前子,葉大如掌,莖子伸起來足有半人高。這是河灘上的一種植物,我蓋房時拉回幾車沙子,剩下的一些堆在井邊,車前子的種子就是沙子里帶回來的。

去年天旱,汲水多,井臺周圍濕漉漉的,車前子長得很好。我還發現,有一株蒲公英在墻角衍生出兩根紅色的絲線,遇土扎根,根上長苗,便又有好幾株蒲公英扎根成活了。

我喜歡這些野草。路邊石縫里,家門前,以及環繞我家房屋的野草,我都不愿意把它們鏟去。我是個草民,能和它們在一起,是我的福分。看到它們欣欣向榮的樣子,我的心里是由衷的高興。

【大地上的花草 - 養花日記】最后更新時間: 2013-08-02 23:18

【大地上的花草】的評論

游客【圖片】
可以輸入140個字
發表評論,你需要登錄注冊
評論
支付寶天天送紅包
- 微信公眾號 -
- 官方網站 -
- 安卓APP -
e球彩走势图总进球数